WIFI.所有文禁转禁二传二改禁一切。

 

【朗溪】别说谎 16~

BE!!!!


16~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知怎么的,自从跟结束了那段假恋情,秦朗的负面新闻就不断。

 

真的没几个,看图说话编故事的倒是占了十之八九,剩下的那一两分则成了无中生有。

 

一向牛逼哄哄的公关团队不胜其烦,把公关方案“啪”的往桌上一拍,说,朗哥你是得罪了哪位大神,居然还造谣你涉毒,圈儿里都传开了,搞得好几个导演都不敢用你。

 

秦朗皱着眉头没说话,他仔细想想,真正让他上瘾的,似乎真的就只有简溪了,

 

想到简溪,秦朗一直未疏解的眉头骤然解开了,面上若有似无的还沾了点笑。

 

 

 

 

秦朗尽量不去理会那些流言蜚语,但简溪却替他担心。

 

秦朗收工了就缩在家里不肯动,连吃的都是用送上门的外卖解决。

 

简溪主动找上门,看秦朗懒洋洋的样子以为秦朗因为负面新闻不开心。

 

简溪不让秦朗再吃外卖,非要拉着秦朗出门。

 

处于负面新闻中心的秦朗本就不应该过多的暴露在公众面前,等这阵风过去了就好了,

 

但简溪不懂这些,他只想让秦朗打起精神开心起来。

 

秦朗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可是对于简溪,他却无从拒绝,

 

哪怕他明知道现在还是待在家里更好。

 

秦朗戴着墨镜帽子优哉游哉的跟在简溪身后,简溪却以为他不乐意跟他出来,特意跑回去几步拽着秦朗的手把人往超市里拉。

 

简溪推了购物车给秦朗,让秦朗推着车务必要跟紧他,不许掉队。

 

秦朗好笑的把遮了他半张脸的大墨镜扒下一点,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不正经的来了句,Yes sir!

 

简溪像个管家公一样,秦朗家缺的吃的用的都挑了个遍,堆得购物车满满当当。

 

简溪满足的看着秦朗推的一大车,拍个手,问秦朗还有没有什么忘记的。

 

秦朗把购物车里的东西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扫了两遍,推着车勾勾手指头,领着简溪去了玩偶区。

 

秦朗蹲地上认认真真的挑毛茸茸软乎乎的玩偶,简溪蹲在他旁边不解,

 

秦朗说,你帮我找找,找个像你的。

 

简溪:???

 

秦朗说,找个像你的,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可以抱他亲他。你是不知道我想抱你想亲你又抱不着亲不着的时候多可怜。

 

秦朗还在挑玩偶,简溪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拉过来主动吻了上去。

 

分开的时候简溪有点不好意思,但秦朗却明明白白看懂了简溪眼里对他浓浓的爱意。

 

秦朗故意逗他,说,哟,胆子不小嘛,现在敢在公众场合强吻大明星了!

 

简溪不服输的凑过去,明明红了脸却还要问,我吻我男朋友不行吗?

 

秦朗秒装怂,点点头说,可以!

 

 

 

 

简溪开始做博士生的面试,自己一个人飞去外地参加了某学校的笔试和面试。

 

简溪自己感觉还不错,回来一下飞机就给秦朗打电话准备汇报一下自己这两天的行程,

 

秦朗却跟他说,最近待在家,除了上课,没必要的事不要出门,不要跟陌生人聊天,不要听陌生人的电话。

 

简溪问秦朗,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秦朗在电话那头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告诉简溪实情,

 

我们在一起的事,被人爆出来了,现在满世界都在找我跟你!别怕,说好了的,我保护你!

 

简溪恍恍惚惚的挂了电话,等反应过来立刻上网,

 

简溪这才发现,原来在他专心考试的这两天,各大门户网站,娱乐刊物的头条都成了“当红小生秦朗疑似同志,为新欢抛弃旧爱”,

 

简溪手足无措,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事件持续发酵一个多星期,似乎半点没有要淡出人们视线的意思。

 

各种乱七八糟诋毁秦朗的小道消息层出不穷,甚至还有各种模糊得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谁的暧昧图片都冠上了秦朗的名。

 

最好事的娱乐记者们火上浇油的还出了个什么细数秦朗恋爱史的专题。

 

专个屁!恋爱史个屁!从出生到现在,秦朗总共就只喜欢过两个人,一个陆森,另一个就是简溪。

 

即便是加上那个被坑的假女友,秦朗总共也才三段感情而已。

 

恋爱史个屁!

 

可吃瓜群众们就特别乐意看这种东西把蹭热度都算进搞暧昧的所谓专题。

 

胡编乱造的专题贴点击量不断攀升,粉丝们急得到处去替秦朗解释,甚至还是粉头发了个联名帖,说无论如何都相信和支持自己心中的白月光。

 

 

 

 

简溪被秦朗保护得很好,事件发生接近一个月,没有任何所谓陌生人来打扰他,简溪每天按时上下学,没课的时候就听秦朗的话待在家里哪儿都不去。

 

简溪知道秦朗为了保护他不被外界伤害替他挡下了太多刀枪棍棒。

 

简溪很担心秦朗,偷偷给秦朗打电话,

 

秦朗依旧温温柔柔的跟他说话,问他有没有好好吃饭,睡得好不好,有没有按时上课,博士考试那边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秦朗表现得完全不在乎外面的腥风血雨,可秦朗越这样简溪越担心,

 

秦朗拼尽力气的要把他排除在事件之外,留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风暴,

 

简溪不舍,更心疼。

 

 

简溪说,如果把我放到公众的面前,那他们对你的攻击会不会就少一点?

 

电话那头的秦朗立刻否决了简溪的提议,不行!绝对不可以!这点小事我能处理好,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简溪还想要劝说,秦朗却跟他强调,

 

你记住我之前的话,尽量不要跟陌生人有任何形式的接触,除了我的话,谁你都不要信,所有的事情我来解决,你安心念书考试就好。

 

秦朗的语气不容拒绝,简溪无奈只好应承下来。

 

秦朗的语气又软下去,嘱咐简溪,短时间内可能没办法见面,也许什么时候电话也会不通,但是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简溪顿时鼻子有点酸,带着鼻音重重的“嗯”一声,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tbc.

评论(9)
热度(13)
Top

© 其实不O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