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FI.所有文禁转禁二传二改禁一切。

 

【朗溪】别说谎 11~

BE!!!!!!!



 

11~

 

简溪睡醒的时候头还因为宿醉有点疼,他顺手把旁边的枕头扯过来抱在怀里,脑袋还在枕头上蹭了蹭,

 

睡了十分钟的回笼觉,简溪才又磨磨蹭蹭的有些不大情愿的爬起来坐在床上闭着眼睛醒神。

 

醒着醒着发现有哪里不对劲,怎么凉飕飕的。

 

睁眼一看,自己没穿上衣,胸口还有两三块紫红色的斑,

 

简溪脑子轰的一下就炸了,这,这,这,这斑块他的认识的,以前跟秦朗还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欢爱之后他身上总是会留下好几处这样的斑。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简溪喝断了片儿已经全然想不起来,但身上的痕迹又明确的告诉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溪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抓着被子边缘抬起来偷偷往里面看一眼。

 

只一眼,简溪就迅速的将被子盖回去,然后整个人迅速倒下缩进被子里蜷成一团。

 

这一下,不着寸缕的身子他感受得更加明显。

 

简溪很慌,昨晚,昨晚,他只记得昨晚跟一大群人喝酒,秦朗要帮他挡酒他冷冰冰的不让,

 

然后,是谁送他回来的?是秦朗吗?

 

简溪在这一刻无比希望着是秦朗送他回来,也希望着自己身上留下的吻痕来自秦朗。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简溪才磨磨蹭蹭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白嫩嫩的手,

 

摸到了手机又“嗖”的一下缩回被子里。

 

电话是秦朗打来的,简溪抱着电话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电话铃声停了,接着又响了。

 

简溪深呼吸几口,终于在铃声又快结束的时候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秦朗温柔又好听的声音,

 

还在睡?吵醒你了?

 

简溪不知道怎么就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轻轻“嗯”了一声,

 

秦朗的声音愈发的温柔,说,那你再睡会儿?

 

简溪红着脸又支支吾吾的朝电话那头“嗯”了一声,

 

电话却没有挂断,简溪甚至能听到电话那头秦朗浅浅的呼吸声,

两个人都握着电话听对方呼吸听了好一会儿,直到秦朗又出了声,

 

简溪?

 

声音温柔到简溪都能听到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

 

隔了好一会儿简溪才轻轻“嗯”出声,

 

秦朗问他,头疼吗?身体呢?……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一会儿帮你叫客房服务好不好?喝点粥,嗯?

 

简溪没有回答他,又沉默了很久,然后问他,

 

昨晚,是…是你么?

 

秦朗说,是我。

 

秦朗轻轻的说,简溪,我很想你。

 

简溪的眼因为这几个字瞬间就红了,鼻子也觉得酸酸的。

 

秦朗说,你再等等我,好不好?等我拍完这部电影,我去找你,好不好?

 

简溪一下子变得很慌,他很害怕秦朗这么温柔的对他,他怕自己再次深深的陷入到秦朗给的温柔里。

 

简溪慌乱的挂掉电话,把自己缩成更小一团团在被子里。

 

简溪眼角慢慢渗出泪珠,

 

秦朗,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简溪回了家,假期闲着没事就又跑去找了份奶茶店的兼职,

 

店里生意不错,简溪整天忙里忙外的倒也没有多少时间去胡思乱想,

 

学长又隔三差五的去奶茶店找他打趣,惹得有几个同事老在背后议论简溪,

 

说简溪不是个什么正经人,总是跟常来店里的客人眉来眼去。

 

后来同事们知道那个客人是简溪的学长之后,流言也依旧没有消失,

 

他们又说,师兄弟又怎么样,还不是关系暧昧,

 

他们甚至还投诉到了老板那里,说跟一个GAY在一起工作实在是让人担心又害怕。

 

老板找了简溪,把同事的话复述给简溪听,简溪觉得好笑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他喜欢男人怎么了,喜欢男人又不是见个男人就要扑上去,到底是有什么好担心又害怕的。

 

简溪想起他的导师跟他说的话,现在人们的接受程度虽然越来越高,但像他这样的,还是会有不少人视他为异类。

 

简溪苦笑着,问老板,你是不是要辞掉我?

 

老板是个开明的人,说,我没说要辞掉你。

 

老板说,我个人认为,爱情,无关性别。

 

老板说,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自己选择,这个世界的恶意,你是要面对还是要逃避,选择权在你。

 

老板说,我唯一想要提醒你的是,你男朋友来的时候,工作可不能落下。

 

简溪笑着说,老板,你放心,工作我一定认真做,还有就是,我学长真的只是学长,不是男朋友。

 

老板挑挑眉,说,真的不是?

 

简溪抿嘴笑着,说,不是,我有喜欢的人。

 

听到自己的声音简溪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简溪说,我有喜欢的人,我一直,都有一个喜欢的人。

 

 

 

 

秦朗进组之后,全剧组封闭式拍摄,粉丝们想尽各种办法十天半个月也弄不到秦朗的消息,

 

但简溪却每天都能收到秦朗的发给他的信息,

 

有时候是文字的,有时候秦朗实在累的不行了就换成语音的,

 

秦朗每天临睡前都会跟简溪道晚安,有时候也会自言自语的跟简溪絮絮叨叨的说当天拍摄的时候发生了些什么。

 

简溪几乎不怎么回复他,但秦朗的消息还是每天雷打不动的传过来。

 

有时候简溪会恍惚觉得自己回到了三年前,还跟秦朗在一起的时候,还不知道有陆森这个人的时候,

 

那时候感觉每天都在跟秦朗恋爱,每天都过得甜滋滋的,想秦朗抱他,想秦朗吻他。

 

简溪有时候会笑自己,笑自己一根筋,不管怎么样偏偏就只喜欢秦朗。

 

简溪跟学长碰面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半开玩笑的说起这个,

 

说不知道自己脑子到底是那根筋不对就是没办法喜欢上第二个人。

 

学长有时候是能看到简溪眼底闪躲的悲伤的,

 

学长也会摸着简溪的头安慰他,感情的事,勉强不来,你呀,说白了就是太单纯,喜欢一个人就把自己的感情百分之一百的投入进去,感情这东西,哪里是说抽出来就能抽出来的。

 

简溪说,可是那个人狠狠地在我胸口捅了一刀,我怎么还是喜欢呢?

 

学长叹一口气,说,那只能说,因为你蠢了。

 

简溪噗呲一下笑了,说,曾经有一个人,他诅咒我,他说,我和他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

 

简溪说,你看,他的诅咒灵验了。

 

学长深深的看了一眼简溪,伸手又把简溪的头发揉得乱糟糟,

 

说,我们是唯物论者,你居然相信诅咒,你这思想觉悟还怎么做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简溪被逗得哈哈大笑,怼回去,说,你这么懒你才是怎么好意思做我们伟大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tbc.

评论(10)
热度(29)
Top

© 其实不O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