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FI.所有文禁转禁二传二改禁一切。

 

【朗溪】别说谎 7~

BE!



7~

 

秦朗还在笑着摸自己刚刚吻过简溪的唇,不爱笑的那个朋友坐到他身边默默的看他。

 

秦朗问他,你这是什么眼神?

 

朋友沉默了一下,问他,阿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秦朗闻言,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朋友小声问他,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

 

秦朗沉默着没有回答。

 

朋友似乎并不需要秦朗的回答,他说,

 

因为他很像陆森,所以你才跟他在一起,对不对?

 

秦朗的心因为陆森这两个字彻底乱了节奏。

 

刚刚甜蜜的温存仿佛一下子成了锋利的刀剑直直的插进了他的胸口。

 

朋友还在问他,你爱他么?

 

朋友问,你爱的,究竟是陆森?还是现在在你面前的简溪?你分得清么?!

 

秦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问自己,是啊,分得清么?自己爱的,究竟是他的初恋陆森?还是现在陪在他身边的简溪?

 

朋友说,阿朗,如果你还爱着陆森,那现在,对简溪,会不会太过分了?

 

秦朗心很乱,他不想伤害简溪,但是一开始,他确实是把简溪当成了陆森。

 

因为把简溪当成了陆森,所以才喜欢他;

 

因为把简溪当成了陆森,所以才克制不住的吻他;

 

因为把简溪当成了陆森,所以才情不自禁的一次又一次跟他做爱,占有他。

 

朋友问他,阿朗,你跟简溪接吻,甚至发生关系的时候,你真的分清楚了他是谁么?

 

秦朗想为自己辩解,可是“我我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完整的句子来。

 

秦朗挫败低下了头,然后轻声跟朋友说他从来不敢对任何人说的话,

 

他说,

 

一开始,我看到他的时候,我只是吃惊他和陆森怎么长得这么像。

 

可是他还送我画,他说是他自己画的。

 

他像陆森一样,很会画画。

 

第一次跟他发生关系的时候我喝多了,我承认,那时我确实把他当成了陆森,

 

清醒之后我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我想过离他远远的,

 

可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跟他说,我们在一起。

 

朋友叹一口气,问秦朗,

 

那在一起之后呢?他是谁?陆森?还是简溪?

 

秦朗有点着急,辩解着,说,我,我有时候知道的,知道他是简溪。

 

朋友跟他强调,有时候?!什么时候?接吻的时候?还是上床的时候?

 

朋友低声质问秦朗,你敢说你和他亲热的时候没有当过他是陆森么?!

 

朋友劝秦朗,说,阿朗,简溪很单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简溪很爱你,你不可以这么对他!

 

秦朗心里对简溪的愧疚一发不可收拾。

 

刚刚还拥在怀里细细亲吻亲密触碰,一切的一切全都在质问秦朗,

 

质问秦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简溪。

 

秦朗安慰自己,结结巴巴的说,我,我答应了奶奶,要,要照顾他……

 

朋友像是明白了什么,点点头,说,照顾他,所以你不爱他……

 

秦朗下意识的就想要否定朋友的说辞,但是却又找不到否定的理由。

 

陆森是他的竹马,是他的青梅,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初恋。

 

病魔带走了陆森,也带走了秦朗那颗跳动的心。

 

直到遇到了简溪。

 

简溪太像陆森。

 

从样貌,到喜好,甚至某些举手投足。

 

他活过来了。

 

但是究竟是因为陆森,还是因为简溪,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他占有了简溪,满足得就像是占有了他从来不曾得到过的陆森。

 

但是有时他确实又分明的知道,那是简溪,不是陆森。

 

朋友问他爱不爱简溪,

 

秦朗想说爱,但是陆森却又横亘在那里。

 

秦朗还没找到答案,朋友B的女朋友就端着洗好切好的水果出来了,

 

简溪跟在她身后。

 

朋友B的女朋友说,自己是个大头虾,多亏细心的简溪先折回厨房提醒她要配上水果叉。

 

简溪坐到沙发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嘴笑着,一群朋友又闹开了热热闹闹的吃水果,

 

秦朗不敢看简溪,跟着吃水果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晚上秦朗没有碰简溪,带着内心的秘密睡了过去。

 

简溪闭着眼却全然没有睡意的一动不动躺在秦朗身边一直天明。

 

原来,我只是那个叫陆森的人的替身。

 

原来,秦朗,根本就不爱我。

 

原来,秦朗爱的人,叫陆森。

 

简溪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事,

 

难怪他钱包里的照片显得那么陌生,原来那根本就不是自己;

 

难怪他从来不说“我爱你”,因为他的心早就给了陆森;

 

难怪他的朋友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尴尬,因为他们都知道陆森,都知道秦朗爱陆森。

 

秦朗不爱我。

 

秦朗亲口承认,

 

他只是因为答应了奶奶要照顾他。

 

简溪躺在秦朗身边,无声而又绝望的流了整晚的泪。

 

而熟睡中的秦朗却一直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简溪听到了一切,但他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自从秦朗和朋友那次对话之后,秦朗跟简溪亲热的次数明显少了许多。

 

但有时候秦朗还是会吻他,

 

只是简溪再也不确定,秦朗吻的究竟是谁,

 

简溪再也不知道,秦朗在他耳边说的那些缠绵悱恻的情话,究竟是想说给谁听,

 

是他简溪?还是他心里的陆森?

 

性事上简溪不再热情,但却依旧尽全力的打开自己的身体接纳秦朗给予他的一切。

 

秦朗还是会在他耳边温柔性感的说“喜欢你~~”

 

简溪依旧会用“我爱你”回应~~

 

简溪想做陆森,想做秦朗藏在心底的那个陆森。

 

但他知道,他不是陆森。







tbc.

评论(4)
热度(32)
Top

© 其实不OK | Powered by LOFTER